“商界花木兰”罗静神操作,34亿大雷波及诺亚财富、京东、苏宁等

时间:2019-07-09 17:45 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近来,“花木兰”热霸屏。

正值迪士尼“花木兰”热席卷国内之际,有商界“花木兰”之称的罗静被刑拘。随着连环惊雷引爆,承兴国际控股34亿供应链贷款的冰山下,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湘财证券、京东、苏宁、云南国际信托陆续浮出水面。

7月9日,对于承兴国际与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债权供应链融资,京东方面回应,承兴国际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目前已报案。

截止发稿之际,诺亚财富回应称,承兴国际与京东存在大量交易,歌斐已经就供应链融资对承兴与京东提起司法诉讼。

然而,黑洞中的罗静与博信股份、诚信国际、诺亚财富的纠葛依然破朔迷离。

诺亚财富踩雷34亿

7月8日晚间,知名财富管理公司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了供应链融资,本金总额约为34亿元人民币。目前公司已采取各种法律行动,保证基金投资者的利益。

8日当晚,诺亚财富连发公告解释,小财女拎一下要点:

1、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管代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与诺亚融资租赁公司签署了关于承兴国际控股的《股权质押合同》;

2、根据港股的披露要求,披露质权主体时,会向上穿透到实际控制人,所以歌斐资产的上层股东以及实控人汪静波一并披露;

3、诺亚财富不是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东,这不是股权转让而是股权质押,个别股票软件弄错了。

然而,诺亚财富的解释,市场并未买账,截止8日收盘,诺亚财富收盘于35.60美元,单日暴跌逾20%。

此前,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于6月20日被刑拘。已时隔15天之久,信息首次披露于众。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中,A股博信股份7月5日跌停,7月8日出现地天板,创2015年9月份以来新低后,直线拉涨停。

港股承兴国际控股最惨,暴跌近90%,从开盘前的4港元下跌至1港元以内的仙股,只用了短短十分钟。

据此前财新报道,罗静以承兴国际集团旗下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曾用名为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为融资主体,通过多个资产管理平台公开募资。

即将到期的一笔信托为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在2018年8月发行的一笔产品规模5000万元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存续12个月。

天眼查显示,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第一大股东为云南财政厅,但是实际受益人则是涌金实业、上海纳米创投、北京知金科技实控人陈金霞。这里,小财女卖个关子,明白了这个,下文的“连环炸雷”的地网就比较清晰了。

公开资料显示,云南信托·云涌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集资金用于购买广东中诚持有的电商龙头(包括限于京东、苏宁等)作为付款方的应收账款,购买价格按照应收账款金额的80%计算,到期前由广东中诚溢价回购上述应收账款。其中罗静作为计划担保人承担连带责任。

据《华夏时报》报道,承兴国际控股爆雷涉案规模恐怕远不止于此,国内一家知名券商机构和一家知名城投公司也一同踩雷承兴国际控股,但其规模尚不得而知。

小财女不禁想问,随着“花木兰”被拘,云南财政厅是否入坑?

诺亚旗下歌斐资管踩雷频频

诺亚财富董事长汪静波,拥有超过20年金融与财富管理行业从业经验。1992年进入金融行业,历任湘财证券资产管理总部总经理,湘财荷银基金管理公司副总经理,湘财证券私人金融总部总经理。

2005年8月,汪静波带领创始团队组建诺亚财富。汪静波2010年11月10日,诺亚财富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上市代码NOAH,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独立财富管理机构。

截至第一季度,诺亚财富旗下歌斐管理基金总额为1711亿,产品数量共计800余支。

然而,与之相对的是,近年来歌斐资管演绎悲壮的“踩雷史”,颇为市场诟病。

2018年7月31日,江苏证监局对歌斐财物办理有限公司出具警示函。11月23日,2018年诺亚财富钻石年会上,爆出“照片门”事件。

2017年7月,歌斐创世鑫根并购基金踩雷“乐视”。

2017年3月份,歌斐资产投资的应收账款融资项目,辉山乳业曝出资不抵债,歌斐资产代销的5.46亿元辉山乳业信用债权,面临无法兑付难题。

2016年11月,诺亚财富承销的酒店私募股权资金悦榕基金,被曝“烂尾”。六年间该项目并未成功IPO,收益还在持续下滑。投资人爆料,截至2015年年底,基金净资产亏损近30%。

2014年8月,诺亚财富代销的“万家共赢专项计划”,号称是“诺亚最安全ABS”, 被曝出项目8亿资金被挪用,系开放商借新还旧堵窟窿的丑闻,投资人最终损失本金2.8亿。

值得一提的是,仅2018年,由于所投项目频频踩雷、危险事情频发,诺亚财富子公司半年三遭监管通报。作为知名财富管理机构的诺亚财富,频频出事背后,是其盈利模式、资产管理转型困顿、项目尽调与内部风控的缺失。

“商界木兰”眼花缭乱的操作

“商界木兰”被拘后,诺亚财富汪静波紧急撇清关系,诺亚财富不是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东。然而,小财女发现,在“商界木兰”眼花缭乱的运作下,承兴国际绵延的资本网,一部分指向汪静波,另一部分指向了陈金霞,即上文提及的云南国际信托,也再次牵出了京东、苏宁等电商巨头。

罗静通过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参股歌斐资管旗下芜湖歌斐投资中心,歌斐旗下芜湖与上海资产管理公司与陈金霞合资设立合伙企业;

陈金霞实控涌金实业集团旗下,上海涌金慧泉投资中心中,汪静波认缴200万成为重要股东。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涌金慧泉投资中心(合伙企业)早在2001年,已投资入股康得新集团。

上文中,股权穿透下,陈金霞为云南国际信托最终受益人,云南信托募资购买的正是广东中诚(与京东、苏宁)的应收账款。

2017年9月26日,“商界木兰”罗静通过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入主博信股份,神奇的操作秀再次开始。

经过一番董事会洗牌、剥离资产、主业变更、增持计划后,博信股份专注于智能硬件及其衍生产品领域业务,业务似乎有声有色。

然而,博信股份的应收账款快速膨胀,天津市吉盛源通讯器材有限公司、天津市天顺久恒通讯器材有限责任公司、厦门瀚浩代航思科技的应收账款问题暴露,最终并诉诸法律。

尴尬的是,博信股份三家合作伙伴吉盛源、天顺久恒、航思科技,其对应的应收账款来源均指向了厦门瀚浩(参看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而厦门瀚浩又与博信股份控股股东构成关联(参看公司关联公告),貌似有点像关联关系网下一场自编自导的财务闹剧。

然而,博信股份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持有的6530.0094万股已经全部质押,满足中诚实业的业务发展。7月5日,相关股份分别被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予以冻结和轮候冻结。

此前,5月13日,上交所对于博信股份年报中营业收入确认、应收款项坏账准备计提连续发问,质询上述关联关系与利益安排。直到今日,问询函依然难产。

“商界木兰”构建错综复杂的关联“地网”,营造出虚假的资本繁荣。然而,随着“木兰”落网,其背后的重重资本暗影将浮出水面,谁将为其兴衰而买单呢?文|财经女记者部落(微信号:cjnjzbl)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