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顺风车复活,江湖是否还是那个江湖?

时间:2019-11-11 10:39 来源:览潮网

览潮网11月11日讯 (记者 唐刚)滴滴顺风车归来。

掐指一算,其11月6日发布试运营通知,距2018年8月27日滴滴顺风车下线,已有436天,如果以11月20日上线试运营计算,其此次复活用了450天。

在这段时间,顺风车市场已涌进众多淘金者。

当多次试探外界反应终于有底气归来后,滴滴顺风车引爆舆论的既不在安全,也不是市场之变局,而是性别歧视话题。

于是,滴滴不得不再次道歉,并进行方案调整。

深夜调整运营方案

11月7日晚上,滴滴顺风车发布公告,在顺风车小范围试运营期间,为确保试行产品服务的安全性,对所有顺风车用户提供服务的时间均调整为5:00-20:00。

此前,在滴滴顺风车发布的试运营方案中,女性用户使用时间为5:00-20:00使用顺风车,男性用户的使用时间为5:00-23:00。女性少用了3个小时,成为众声讨伐的对象。

滴滴出行总裁柳青随后回应,她表示“自己作为一个资深女白领,也觉得现在的顺风车产品功能对女同学们不太好用。”但“在安全的问题上,还真是有点儿如履薄冰地在试运行。恳请大家多给我们一些时间。”

归来如履薄冰

去年5月6号,一名空姐在河南郑州乘坐滴滴顺风车时遇害。没想到的是,仅过了3个多月,去年8月24号,浙江乐清的一名女乘客在乘坐滴滴顺风车时又被司机杀害。

随后,滴滴公司宣布从2018年8月27号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内部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和产品逻辑;同时对现有的客服体系进行整改升级,加速梳理优化投诉分级、工单流转等机制。

2019年11月6日,滴滴宣布,将于11月20日起,陆续在哈尔滨、太原、石家庄、常州、沈阳、北京、南通7个城市上线试运营顺风车。

试运营期间,滴滴将在这7个城市首先提供5:00-23:00(女性5:00-20:00)、市内中短途(50公里以内)的顺风车平台服务。试运营期间,不收取信息服务费。

按照滴滴发布的方案,在顺风车下线的这435天里,他们收到了30万条用户建议,进行了330 项功能优化,包括提升用户准入门槛、不再在订单中对车主显示乘客性别等。

在试运营方案中,滴滴针对用户反馈中提及较多的希望平台对车主进行信用审核、保障司乘双方平等利益等问题,重点进行了优化,除了联合公安机关对注册车主进行综合背景审查之外,引入了失信人名单筛查,可公开查询到的失信被执行人无法注册成为顺风车车主。同时,目前,滴滴还在探索与第三方企业的合作方式。

被指性别歧视冤不冤?

但是,5:00-20:00的女性运营时间还是遭到了舆论质疑,有声音甚至认为这样的设定已涉及性别歧视,甚至可能已触犯法律。

腾讯新闻11月8日今日话题对滴滴顺风车先前的规定进行解读,认为此规定被指性别歧视,滴滴并不冤。

律师万淼焱认为,这份新方案没有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向女性消费者提供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商品或服务。是典型的基于性别所造成的差别待遇,侵害了女性司乘人员的人格尊严,是性别歧视。

另据红星新闻报道,法律方面相关人士认为,即使是出于安全保障的目的,该限制仍具有不合理性,属于性别歧视的范畴。造成安全隐患的原因是滴滴顺风车前期对运营人员的监管力度不足、安全程序管理有漏洞等原因,真正的解决办法应当是解决这些问题而非限制女性出行时间。

当然,除了性别歧视,更应关注现在的顺风车是否安全。

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消息发出后,滴滴高管集体表态。滴滴CEO程维表示,“我们怀着敬畏之心再次出发,希望能为用户的出行提供更多选择,也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努力提升安全,把好的事情真正做好。”

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张瑞称,“试运营期间,会逐一走访城市,听取大家的问题和反馈,也许与你原有使用习惯不同,也会有体验不完善的地方,请大家谅解,我们会全力以赴和所有用户一起共建安全、便捷的顺风车出行。”

滴滴总裁柳青在微博中表示,“一年多来我们痛定思痛的希望可以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过去的经历回忆还是很沉重,但我们内心始终相信顺风车的社会价值。”

柳青还表示,“说实话现在我也不知道前路会如何,但我们会竭尽所能的去让出行更安全。”

11月7日,应急管理部信息研究院在京发布《中国网约车安全发展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部分网约车企业比传统出租车具有更高安全性,交通事故亿公里死亡率比巡游出租车低26%。

目前,国内每3个打车人中,至少有1人使用网约车。获得城市经营许可的网约车平台也已经超过140家。

冒险复出为哪般?

此次归来,有舆论指滴滴顺风车带血复活,乃是一招险棋。

尽管有些如履薄冰,滴滴还是愿意冒险复活,原因就在于,滴滴顺风车下线前曾是最大的顺风车平台。鼎盛时期,曾占据国内顺风车九成以上的市场。

易观数据显示,早在2016年年初,滴滴顺风车就占据顺风车市场近70%的份额。

2017年末,滴滴顺风车日均订单量达到200万,占到滴滴整体日均单量的10%,顺风车乘客数超过3000万,覆盖城市达到351个。

还有数据显示,2018年春运期间,滴滴顺风车的运力达到3067万人次,相当于民航46.7%的运力,等同于增开了4.5万列8节动车组和17万架波音737飞机。

界面新闻曾报道,顺风车GMV每年环比增长50%,2017年,顺风车的GMV接近200亿人民币左右,收入是20亿人民币,净利润接近9亿人民币。同年,滴滴的净利润是10亿人民币,剩下的一个亿来自代驾。2018年顺风车GMV的目标是400亿人民币,净利润20亿人民币。

顺风车之所以能够先于单量更大的快车、专车快速盈利?据报道,最初滴滴顺风车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后来滴滴悄悄开始对每笔订单抽取5%~8%的服务费。再以后则是,同一城市范围内,每笔订单收取10%的服务费,跨城顺风车每笔收取5%的服务费。

“因为司机盈利诉求不强,平台不需要补贴,不需要买车,成本非常低,虽然抽成比例大约仅5%-8%(远低于快车的20%~25%),但顺风车也是赚钱的。”

对于顺风车业务盈利能力,滴滴CEO程维表示,网上有很多报道实际上不准确。顺风车显然不会仅是滴滴盈利的业务。“我认为今天顺风车远远还没有到它盈利的阶段,对整个行业都是一样的。”

柳青则透露了顺风车在滴滴内部的占比情况,其表示,“顺风车的订单是100万到200万单,滴滴今天全天的出行为2000万到3000万单,占比差不多是5%到10%。”

江湖还是那个江湖吗?

滴滴下架顺风车400多天,嘀嗒通过持续的广告触角,扩大用户基础规模的渗透率。此外,还有哈啰顺风车这样的新进者。

此前,阿里旗下的钉钉平台推送消息称,将与嘀嗒、哈啰联合推出顺风车业务。当时,嘀嗒方面表示,嘀嗒顺风车已于今年3月份全面接入阿里钉钉,联合推出职场顺风车项目。

今年年初,哈啰出行上线顺风车业务,迅速发展到全国,与从未缺席顺风车市场的嘀嗒出行正面竞争。

高德则于今年6月在武汉、广东上线顺风车,曹操出行也于今年9月份开始试运营顺风车,已经覆盖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在内的20个城市。

不管是高德还是曹操出行,和再次归来的滴滴顺风车一样,试运营阶段都表示不抽成、不收取信息费。

另外,还有一些区域性的平台,如拼客顺风车、一喂顺风车、阿尔法顺风车。

显然,江湖已不是原来的江湖。

不过,滴滴顺风车仍是被各方势力最为看重的一个。

今年4月,哈啰顺风车事业部负责人还曾发布公开信,称滴滴顺风车提到的安全措施哈啰早全部落实了,并称“我坚信垄断会阻碍行业的持续进步,哈啰的加入一定可以促进良性竞争”,堪称火药味十足。

作为新晋选手,哈啰顺风车的网络风评两极分化,一方认为背靠阿里很可能成为新的网约车霸主,另一方却吐槽功能、价钱等离预期相差很远。

面对外部竞争,程维在滴滴顺风车媒体沟通会上表示:“在我们内部,过去这几年的重心早就不在竞争上面了。当年优步跟滴滴竞争时,专车领域竞争也很激烈,那时我们就决定不会有大规模的补贴,行业最终还是会回归理性,看谁能提供最安全,效率最高,最便宜的服务,滴滴希望成为一个长远健康发展的企业。”

“自从滴滴退出之后,顺风车市场基本处于比较停滞的阶段。尽管都在试图打开这一市场,但并没有特别激进的动作,所以各方还都有机会。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是群雄纷争的局面。”互联网分析师唐欣认为。

随着滴滴重启顺风车业务,一场争夺顺风车车主和乘客的暗战将难以避免。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