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消逝的中国声音

时间:2018-12-21 20:32 来源:风陵潇潇

2018年,中国文艺界神色凝重,54名演员作家主持人扎堆告别。

玄学家说,2018是戊戌年,是燥土专旺的流年,戌土又是墓库,收藏之象,例如某些命例是丙火命,身弱,见戌土是入墓。

还有八字喜水,见燥土被克,也不好。另外,某些八字地支辰戌多,冲撞也不好,多有意外事故。

玄学家说的我不相信。在我眼里,这些明星的逝去,有种种的原因,而且都是正常的原因。我们感觉不正常,只是因为我们自己不正常了。

看着他们的离去,在潜意识里,我们想的是自己。想着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处境,自己的时代。

他们走了,结束的却是我们的时代。

我累了,我需要休息    

李咏说,如果累了,就好好休息休息,找到那个能找回自己的地方。这个话,当初他应该是劝别人的。但是现在看来,他是在跟自己说。

2013年他从央视退出,许多人感到意外,当时只有他自己明白为什么。现在许多人都看明白了,舞台和镜头给个主持人的压力,足够摧毁肉体。

数年前,罗京走了,因为癌症,也是因为压力。聚光灯下的舞台,光彩的背后是无情的挑战。

李咏还在当主持人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要吃许多安眠药才能入睡。他还抽烟。他的健康,从他身上最重要的器官开始被蚕食。

他去了天堂。但愿天堂没有压力。

同样因为舞台压力告别的还有布仁巴雅尔,他死于心梗。他留下了著名的《吉祥三宝》,可我更喜欢他唱的《天边》。

李咏

如果累了

就好好休息休息

找到那个能找回自己的地方

 

布仁巴雅尔

9月19日上午11时许

布仁巴雅尔在自己的朋友圈发文

“感谢因有爱而感动的世界”

当晚他因心梗去世

享年58岁

计春华

计春华累了

他是“金牌反派”

他不需要开口

就活脱脱的是一个恶人

他走了

突然发现

他一直是一个好人

臧天朔

他这一生

成因《朋友》

败也因朋友

朋友

别走

师胜杰

小时候我的理想是当齐白石

长大了我当了清洁工

有人说理想和现实相差的太远了

我说啊,不

齐白石和清洁工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我已经说完了,我可以走了    

金庸走后,有华人的地方都有人哀悼,因为有华人的地方都有读他作品的。

金庸的成功,在于他什么人都不得罪。在他的作品里,好人,多有家国情怀;坏人,最后也有出路。聪明的,武功登峰造极;愚笨的,可以笨鸟先飞。漂亮的,自然才子佳人;丑陋的,可以侠气冲天。所以,好人坏人,美的丑的,有本事的没本事的,都喜欢他。

李敖相反,他的一生不能没有敌人,他谁都骂,甚至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前妻。他三次把自己骂进了监狱,但这也成全了他的名声。因为谁都骂,所以,他走后,也是赞声一片。

金庸与李敖的故事说明,不管是做好人还是当坏人,都要一碗水端平。中国人的传统思想是“不患寡而患不均”。

二月河被诟病的地方就在于此。他说他写不好女人,他笔下的女人结局都很悲惨。他也写不好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在他笔下多为帝王谋。但是,他把帝王写的很好,遭受到了许多讨伐。

生命的最后阶段,他们都不再写作了。该说的,该写的,他们都完成了。他们离去,只是他们觉得自己可以走了。

金庸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强极则辱,谦谦君子

温润如玉

李敖

一个人要做到哪些才不算白活

喜欢你喜欢的

打败你不喜欢的

活过你讨厌的!

二月河

生未必欢

死未必哀

君子知命随分守时而已

这个时代不要我说了,我得走了    

从9月份开始,常宝华、刘文步、师胜杰、谢天顺及至台湾的吴兆南,一批相声名家的相继去世。相声艺术的未来走向蒙上了一层阴影。

尽管现代技术为相声传播提供了先进的技术手段,但事实却是,近年相声发展走入了谷底。

这个时代,还需要相声吗?

人们欣赏艺术,通常要从艺术中发现自己,从作品中寻找情感认同,寻找作品对社会问题的态度和解决方案。至少,人们需要在艺术作品中感受到一种被人理解式的安慰,一种被点拨式的快感,一种“拈花一笑”式的悟道。

但以传统拜师式的教育制度,从本质上讲限制了这门艺术的发展,甚至有些时间还会导致江湖门派的倾轧。

老相声艺术家们扎堆去世,只是说明了那个时代从事相声艺术的人是扎堆的。

他们多是80多岁的高龄了。他们的一辈子贡献给了相声。现在,他们说不动了,这个时候好像也不需要他们说了。

刘步文

吴兆南

丁广泉

常贵田,常宝华

张文霞

魏文华

没有听众了,我还是走吧    

没单田芳上个世纪80年代的努力,评书早就成了历史名词了。那段时间成长的人们,不会忘记他铺天盖地般占领各大广播电台的黄金时段的盛况。

但是,评书有天生的劣势。传统评书根植于茶馆,必须是经济繁荣,市民阶层队伍壮大,而且大伙有时间,才能有所发展。清、民国时期,虽然中国整体比较落后,但大城市,尤其是京津,经济还是比较发达,市民阶层人数多,大多数经济上还过得去,所以有其存在的空间。

现在,有权贵阶层,但大家没有时间,而且有影视。

广播可能是评书不多的载体之一了,但广播也是小众的。

八九十年代的五大家,单、袁、田、刘、连,在电视上录过不少书,现在能被大众所熟知的评书老艺术家,也就是这几位了。但这种尝试不算成功,只能起到苟延残喘的效果。

单老师走好。

单田芳

动笔太累,我还是习惯说书,

口述着录下来,

让助理整理成文字,

有30多万字。

完了我一看,

人生其实就一个字:熬。

世界不是我的,走了更好    

曾经很美,曾经很红,曾经很有钱,曾经有许多有身份的朋友。

曾经很傲,曾经很冷,曾经很孤洁,曾经以为可以安逸的过一生。

最终只是印了一句话:

她那时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蓝洁瑛

  

嘘,别说了

只是上帝需要一台晚会

人间消的失声音

一定会重现

天堂里

我还是那个主持人

知乎网上

一个叫“略略略”的网友

安排了一场天堂里的晚会

他让2018年逝去的文艺明星重新聚首

以寄他的哀思

看着悲痛

却是一个喜剧的结果

祈福19——2018-2019年天堂卫视跨年文艺晚会

1.开场小唱《发四喜》 表演者:刘文步等

2.相声《汾河湾》 表演者:吴兆南、丁广泉

3.歌曲《吉祥三宝》 表演者:布仁巴雅尔

4.小提琴独奏《梁祝》 表演者:盛中国

5.书画迎新春 表演者:饶宗颐、文怀沙、范润华、靳之林、倪竹青

6.相声《帽子工厂》 表演者:常贵田、常宝华

7.相声《戏迷药方》 表演者:魏文华、张文霞

8.京剧联唱

《穆桂英挂帅》 表演者:周长芸

《观音得道》 表演者:杨菊萍

《罗成叫关》 表演者:张春孝

《未央宫》 表演者:赵麟童

《锁麟囊》 表演者:吕东明

操琴:特邀表演艺术家朱旭

9.评书小段 表演者:单田芳

10.歌曲《一生所爱》 表演者:蓝洁瑛

11.武术表演《少林》 表演者:计春华

12.戏曲曲艺联唱

京韵大鼓《丑末寅初》 表演者:陆倚琴

伴奏:钟吉铨、穆祥征

越剧《岳飞叹月》 表演者:朱素芳

越剧《一缕麻》 表演者:胡少鹏

越剧《珍珠塔》 表演者:陆锦花

莱芜梆子《三定桩》 表演者:张洪展

川剧《石怀玉惊梦》 表演者: 蓝光临

豫剧《白莲花》 表演者:文佩君

粤剧《香罗冢》 表演者: 吴君丽

13.口琴独奏 表演者: 黄毓千

14.歌曲《朋友》 表演者: 臧天朔

15.相声《山西家书》 表演者:刘文步、尹笑声

16.相声《学评戏》 表演者:师胜杰、谢天顺

本场晚会主持人:李咏

文|风陵潇潇( 微信号:ZFJ1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