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愁前路,唐岩ZAO新

时间:2019-09-16 16:31 来源:子弹财经

陌陌的焦虑

陌陌越来越焦虑。

自从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进军直播后,从陌生人社交延伸至直播的陌陌就不得不重视起这些外部入局者的挑战。

陌陌的焦虑在第二季度财报数据中便可窥得一二。

根据财报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二季度中,陌陌的总营收为人民币41.53亿元,高于市场预期的40.38亿元,同比增长32%,而净利润则出现了下滑,为7.32亿元,同比下降2%。

营收持续高速增长

(人民币41.526亿元,约合6.049亿美元)

不过,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下,陌陌第二季度的净利润实际为人民币12.43亿元——这已经是陌陌连续18个季度实现盈利了。

根据第二季度财报显示,陌陌的营收构成主要分为五部分,分别是直播业务、增值业务、移动营销、移动游戏和其他业务。

在这41.53亿元的总营收中:

直播业务收入为30.99亿元,同比增长18%,占比高达74.6%;

增值业务收入为9.4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3.526亿元,暴增169%,占比为22.8%;

移动营销收入为7620万元,不及去年同期的1.42亿元;移动游戏收入为2320万元,不及去年同期的3478万元;

在所有营收构成中,其他业务收入的贡献最少,仅为530万元。

总体来说有喜有悲。喜的是,两大主营业务的业绩均实现增长且态势凶猛,悲的是,月活用户数基本已经触及天花板。

在第二季度财报中,陌陌的月活用户数为1.135亿,相较于去年同期的1.08亿,同比增长仅为5%,环比下降1%。

实际上,陌陌的月活用户数同比增速一直在下滑,在2018年的四个季度中,增速分别21%,18%,17%和14%,环比更是出现了负增长。

在月活用户数增长不动的情况下,如何把不付费用户转化成付费用户,是陌陌未来发展的关键,同时也是陌陌的焦虑所在。

直播业务不好做

直播业务毫无疑问仍是陌陌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从陌生人社交平台转战直播,这一跃对于陌陌来说并不如容易。在上市之初,陌陌的总营收构成主要是增值业务、移动游戏和广告业务。

在2015年第一季度,陌陌首次实现盈利,根据财报数据显示,陌陌当季的总营收为2630万美元,同比大幅增长383%,相较于上一年同期120万美元的亏损,当季的净利润扭亏为盈,为670万美元。

然而在超预期的总营收和净利润背后,陌生人社交却一直备受争议。受制于监管层面和用户增长瓶颈,陌陌也一直挣扎在转型的漩涡中。

直到直播风口的出现。

2015年9月,陌陌正式进军直播领域,三个月后,开始内测直播平台,2016年4月,直播业务在陌陌内部得到了足够多的重视,甚至上升到了战略层面。

依靠做陌生人社交积累起来的巨大流量,直播业务顺利地将陌陌拖出了困境,不仅解决了商业化问题,还打破了用户增长的天花板。

财报中的数据从侧面表现出了直播业务的凶猛态势。

在2016年前三个季度中,陌陌的直播业务营收分别是1560万美元、5790万美元和10860万美元,占总营收比例也从30.65%攀升到了69.17%。

时至今日,直播业务依旧是陌陌主要营收来源,在2019年第二季度中,直播业务为陌陌贡献了超过七成的收入。

直播将陌陌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高度,但摆在陌陌面前的仍旧不是一条坦途,显而易见的是,陌陌过于依赖直播业务。

2017年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入局直播领域,尤其是以抖音和快手为首的短视频平台开通直播服务以后,直播平台之间的竞争进一步加剧,陌陌的问题也逐渐显露了出来。

根据2018年各季度财报显示,陌陌直播收入的同比增速分别为75%、58%、34%和36%,在这四个季度中,每个季度的付费用户数差别并不大。

综合2018年四个季度的财报数据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1、直播业务增速放缓;

2、付费用户增长停滞。

这是陌陌不得不正视的问题,无论承认与否,直播业务的确不好做了。

陌陌也意识到了危机已至,未来,直播业务能给陌陌带来的增长十分有限,这也就意味着陌陌的总营收或许存在下滑的风险。

降低对直播业务的依赖势在必行。

一直依靠直播业务供血,却拒绝被当成直播平台的陌陌是怎么做的呢?

简单来说,就是不断加强自己的社交定位。2018年,陌陌完成了对陌生人社交平台探探的收购。

陌陌试图通过新产品来构建自己的产品矩阵吸引新用户,从而建立起一个泛娱乐泛社交场景,并强化自身的社交属性,进一步降低对于直播业务的依赖。

除了探探以外,陌陌还陆续推出了三款社交类产品:是他、CUE、赫兹,以及3款摄影与录像类产品:DOKI、哈你和MEET相册,这些产品被赋予了构建泛娱乐泛社交场景的重任。

寄托着最大希望的探探果然不负众望,根据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陌陌的增值业务收入一路攀升,同比暴增169%,成为陌陌总营收的新推动力,而增值业务收入主要由两部分构成:探探和其他增值服务。

虽然增值业务涨势喜人,但探探并未盈利。

根据财报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二季度中,探探净亏损4.23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9480万元;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探探净亏损为4910万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5140万元。

尽管探探还是没能走出亏损的泥潭,但亏损收窄意味着探探已经具备了造血能力。

然而尴尬的是,刚稍有起色的探探,却迎来了接二连三的整顿。

严苛的整顿为探探带来了不小的负面影响。根据财报显示,在2019年第一季度中,陌陌的直播业务与增值业务付费用户去重后总数为1400万,其中探探付费用户为500万,而在第二季度中,付费用户去重后总数为1180万,探探付费用户仅为320万,数量明显降低。

探探命途多舛,但依旧被视为是陌陌下一个有力的增长点,不过陌陌并没有将全部希望押在探探身上。

ZAO能缓解陌陌的焦虑吗?

眼看直播红利期已逝,行业趋于存量竞争,唐岩决定开辟新战场。

和陌生人社交不同,ZAO主打熟人社交,通过熟人之间进行传播,从而达到营销宣传的目的,好友版面中目前也只能通过微信或QQ来添加好友。

ZAO的爆红,将陌陌再一次推倒了风口浪尖之上,然而着急开辟新战场的陌陌,却触犯了用户最大的禁忌:数据隐私安全。

最大质疑声来自于ZAO的用户协议,根据ZAO的用户协议显示:用户上传发布内容后,意味着同意授予ZAO及其关联公司以及ZAO用户在“全球范围内完全免费、不可撤销、永久、可转授权和可再许可的权利”。

换言之,用户一旦使用了这款APP,就相当于把肖像权完全让渡给了该公司,这引发了不少用户的担忧。

然而好景不长,ZAO就重复了探探的命运。

9月3日,工信部约谈ZAO相关负责人,要求严格按照国家法律法规以及相关主管部门要求,组织开展自查整改。

 

对于ZAO而言,一夜爆红无疑是这款APP的成功之处,但爆红并不意味着生命力长久,以AI换脸为卖点的ZAO还是没能逃得过用户的“三分钟热度”。

ZAO的爆红,根本原因还是得益于较低的上手门槛,而这种上手门槛甚至低过了抖音。

在这款APP上,用户不需要自己拍摄或创作视频,只需进行简单的人脸识别认证,并上传自己的照片就可以完成内容生产。

然而这种人人可创作的特性,导致ZAO严重缺乏忠实粉丝与变现能力,千篇一律创作机制使得用户容易产生视觉疲劳。

最关键的是,ZAO的功能极其单一,除了提供视频换脸—分享朋友圈和制作表情外,并没有其它多余功能,无法长期吸引用户。

虽然ZAO引起用户兴趣的点在于AI换脸,但对于用户而言,AI换脸显然不是刚需,一两天内的火爆可能是因为简单的操作方式引发用户好奇心,也可能是巧妙策划后的市场反应。

但尝鲜之后,如何留住用户,并且长期保持用户粘性,才是ZAO所面临的最大的挑战。

从这个角度来看,ZAO还是难以缓解陌陌的焦虑。

结语

探探面临着监管问题尚未结束,ZAO显然无法独当一面,直播作为陌陌的营收主力,也陷入了用户增长的困境。

尽管从财报数据上来看,陌陌的业绩还算不错且一时半会难以被超越,但陌陌的焦虑却与日俱增,在这种焦虑之下,陌陌甚至开始效仿起了字节跳动的APP工厂战略,瞄准一个方向,多做几款产品,哪款效果好就大力扶持哪个。

APP工厂战略最终能否成功不得而知,但从陌陌的产品矩阵布局中,不难察觉出陌陌对于新出路的找寻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来源:子弹财经

更多科技生活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晓说通信”(ID:txxxbwz)